一位“洋快餐的死忠粉”要進駐白宮當總統了

发布日期:2016-12-06,中餐日报

正文内容开始
托馬斯·傑斐遜可能是美國曆史上的第一個美食家了。這位“國父”特別喜歡法式餐品,種了一個大園子的蔬菜,而且還保持著“從農場到餐桌”的健康飲食習慣。

亞伯拉罕·林肯則是一個更加謙遜的吃貨。根據曆史的記載,這位美國的第16任總統尤其喜歡“蘋果和熱咖啡”,而且一頓飯除此之外也就不吃什麼了。

而另一方面,羅納德·裏根則是因為喜好甜食而出名。這位第40任總統通過吃一種軟糖來戒煙,然後竟然愛上了這種糖,在白宮還要常備著。

而現在,則是一位“快餐死忠粉”要進駐白宮了。

現在的總統當選人唐納德·特朗普是眾所周知地喜歡肯德基、麥當勞以及塔可這樣的快餐,而這些東西在特朗普塔的食堂裏都有。

“但是特朗普並不是第一個沉迷於麥當勞、漢堡王這樣的快餐的人,”白宮曆史學會的曆史學家和期刊編輯William Seale說,“快餐早就進入了白宮。有時候,總統甚至是賓客都會點一個巨無霸什麼的,然後特工們就會去取餐。卡特總統的孩子們會這樣做,小布什總統也會。”

而比爾·克林頓也是一個很喜歡麥當勞食品的人,著名到《周六夜現場》都在節目中模仿過他吃東西。

加州一個文學社的曆史學家和作者Suzy Evans表示,美國總統們的飲食習慣還可以反映出當時美國人民的飲食狀況。他接下來也將出版一本兒童書籍《亞伯拉罕·林肯的午餐》。Evans說:“總統烹飪史看起來可能是一件不重要的,瑣碎的事情。但是如果你觀察夠細致,可以看到美國的社會、文化、政治曆史的變遷,以及美國豐富而莊嚴的餐飲史、外交史和總統發展曆史。”

 

只喜歡吃玉米面包的總統

當談到美國人的飲食喜好時,在18世紀末19世紀初,人們是很迷戀歐洲的餐飲潮流的。這一點直到19世紀才有了變化,反映在美國第11任總統詹姆斯·波爾克(James Polk)的飲食偏好中。

“波爾克是一個在飲食上十分講究的人,他不喜歡白宮廚房做的那些花哨的食物,”Seale說,“他曾在日記中記載了一次宴會,‘我看到了一種食物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。不過估計是法式的吧……’於是,他就讓廚房拿來了蘿蔔葉玉米面包。”

於是,在1950年之前,絕大多數的總統都喜歡從農場裏種出來的天然的食物,富蘭克林·羅斯福和哈利·杜魯門就喜歡這樣的餐品,比如蘿蔔葉、青豆、甜菜等其他農產品,而且只需要經過簡單的烹調。

Seale還說:“他們喝的純牛奶,吃的肉還有其他都來自於他們哈德遜河的農場。但是,當時的善於迎合大眾潮流的餐廳大廚們做出了改變,他們將富有創意和異國風情的菜肴帶入了白宮,普通的烤牛排要浸入醬汁。尤其是在肯尼迪政府期間,很多國際化的菜肴,比如法餐,開始取代了原始的白宮廚房。”

所以,從19世紀末起,吃大餐和不愛運動的生活方式,對於越來越富有的美國人來說,成為了一種很正常的生活方式。

而這帶來的結果也就是,從19世紀中期到到20世紀初的幾位總統——從威廉·霍華德·塔夫脫到西奧多·羅斯福,都身材圓潤。這是紐約大學的曆史學家和食物研究教授Amy Bentley告訴記者的。

他還表示:“在那個時代,食物供給不斷增長,食品工業發展很快。尤其是對於男人來說,體型成為了一個人權力的象征。高大、健壯的身材好像是在說‘我不需要做體力勞動,我有很多食物’。”

從二戰後開始,開始困擾美國人的健康問題,也多與放縱的飲食習慣有關,比如心髒病和高血壓。“在二戰時期,人們開始更多地關注到健康問題,這一點也體現在了總統身上。”Bentley說。

比如艾森豪威爾總統,在1955年得了心髒病。於是他之後便開始改良自己的食譜,拒絕脂肪的攝入。從此之後很多總統都會格外重視飲食的健康。


為了健康,規範飲食

Evans將更加關注營養攝入的飲食方式稱之為“燃料食物”食譜。

“包括伍德羅·威爾遜和約翰·F·肯尼迪在內都使用這樣的飲食方式。包括奧巴馬,盡管他時不時還會點披薩、漢堡或者冰淇淋,但是他在白宮的廚房一直很注意這一點。”

她還補充道:“理查德·尼克松會因為健康原因,在白幹酪上抹番茄醬。”

20世紀末,營養學的研究開始關注飲食習慣與體重、心髒病等的關系,所以在總統的日常飲食中,健康、營養就成了一個重要的主題。

Bentley說:“從某一刻開始,總統的早餐就從煎雞蛋、培根變成了雜糧、脫脂牛奶、土司、咖啡和果汁。然後,你會發現,總統的食譜變成了一種全國化的潮流。”

直到比爾·克林頓,一個對垃圾食品和糖有著極大熱愛的總統,也在任期結束後,接受了更加健康的食譜。他現在稱自己為一個素食主義者。他在2011年接受一個關於自己飲食習慣的采訪時說:“我很慶幸我沒有死於心髒病。”

2000年的小布什政府中,健康飲食依舊是一個主基調。

“也許更早的時候,總統們就開始關注自己的健康。但是對於小布什來說,健康的生活習慣更加是一種塑造其個人魅力的宣傳,”Bentley說,“這一點在奧巴馬身上被進一步放大。”

特朗普會是一種倒退嗎?

奧巴馬不僅僅將健康的飲食習慣帶到了白宮,還將其作為一個重要事項,與自己的“第一夫人”米歇爾一起,向全國人民推廣,“讓我們動起來”的倡議。Seale說:“奧巴馬一家是十分關注卡路裏和健康的人,米歇爾的菜園對於白宮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。”

不過,在現在的特朗普政府,Bentley說,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很不一樣的飲食狀態,也許會“倒退到後二戰時期沉迷快餐的狀態。”她說:“也許特朗普的飲食習慣會回到二戰剛剛結束的狀態。那時候,人們對於食物的認知是量大於質的。”

 

 

 

 

本文源自:人民網

 

 

正文内容结束